0731-89737660
  • 第四届创意作文大会
  • 寻找爱阅读的你:第八届“三湘少年儿童阅读之星”推选活动即将启动!
  • 大赛通知
  • 老创文
  • 首页 > 优秀作文 > 初中组特等奖《泪水的滋味》

    初中组特等奖《泪水的滋味》

    作者:任紫千     学校:长郡月亮岛     时间:2018-11-21

    毕竟盛夏。天空总是拥着烙得铁红的“大铁饼”。大马路上搞清洁的,好容易干净了街,止住步歇在大绿树下,听着人家在前院里叨叨:


    “听说了吗,老刘家女儿害了怪病——天知道遭了甚灾!”大长脸的大王搁下手头的铁钳。


    老人们砸巴起嘴巴,锁住眉尖的纹皱:“哎哟!怎的搞出毛病?”“嗯,好像是啥子——对,泪腺,女儿说,流不得泪了!”


    人们探出头,千百种模样的脑袋,似有同一张表情的脸。转而就各干各的活去,人们。


    清洁的瞧见大伙走开,默然抄起铁车把,不往大马路去了,赶进老刘家去。


    他是不屑泪水的——这东西,甭有罢。怎的苦,得耐住;怎的甜,甭泄露。多好,不骄傲,不自卑。他五六十岁了,也不见得因为泪丢了甚,日子快活着,不流泪。从不流泪。


    人们忘了事儿了,村里一户人家搭起了白棚,白棚搭在清洁的人房前。老母亲去了,八十多,顶长寿。


    人家失了母,凭着那股子韧劲哭。至少缺了帮哭,也能天昏地黄,惹的日夜颠倒,旁儿打杂的,纯纯粹粹的外人,也泪汪汪——是了,贡上一滴泪,咱一起淹了阎王老子的底祗,只将自家老母的魂索来,再好好孝顺些日子。


    清洁的就是这么跪着,在灵柩前,一声不吭。他想哭,老母亲待他顶好——鱼肉啊,哪次不在他碗里,自个儿五六十岁没个出息,哪里怨过半句?琢磨着打盆热水,给她浴脚。热水来了,人躺炕上,醒不来了。他不屑泪的。


    老刘家女儿也来了,她贡不出泪,又见清洁的不哭,眼球翻着滚儿,眉毛竖起来,大气不停喘,拼了命,愈加着急,心里头闷得很。


    村里慈善,人家被感动得,同情得,泪哗啦啦下来。他守住了,背着人们向墙角去。


    渐渐,人们提到泪,自是勾出了他。


    又一段日子,老刘家的女儿进了医院。医院里发来消息:得要人照顾,就是——恐怕感染上病。不然,手术没法子。


    老刘家砸了所有家当,拍在清洁的手里,叩了三个响,求他:“老哥,救救我女儿——她年轻啊!”


    老刘硬是挺住,没哭出来。知道他不屑泪。


    清洁的弃了钱,应道:“行啊!”


    老刘起来,泪也没忍住,不争气出来。正在狠狠地扇自己的耳光。


    清洁的上来,揩了他的泪,径直走出门向医院去,留下满脸木然的老刘。


    接下来一段,病房一老一小,一个不屑泪,一个没有泪,日子十分缓和地插缝走过去,没有一丝声响。


    半个月后,手术成功了。老刘差点没将清洁的认成自个兄弟。


    在老刘女儿流下第一滴泪时,清洁的伸出舌头去接——挺复杂的味儿,说不清楚的:茶的清香,绿叶上的小气孔发出的气儿——嗯,这种气儿的味道,还有盐的味儿,母亲留给他的蜜糖味儿……


    他走了,回家去,从此杳无音信。


    几天后,村里人传来他也躺在炕上,静静地走了,旁边的棉花枕头湿上一朵小花——那是一滴泪,第一滴,也是最后一滴。


    葬礼上,他的灵柩前,有个痛哭的女孩儿。不怜惜泪水地,哭了几个日夜。她是老刘家的,老刘的女儿。


    只有没有流过泪的人,才深知泪的滋味。泪早已在他的心扉,滋润了最美的花朵。


    (此作品荣获第三届创文大会中学组特等奖)